難搞的見習秘書 - 优优色影院

人事處做情況統計時,拓笠才想起來,把朱芯怡叫到辦公室,這才發現她是個尤物,這尤物深深地吸引了拓笠,也改變了朱芯怡的命運……。
拓笠看輪值表,今夜是朱芯怡輪值,心想【機會來了。】
晚上八時,拓笠局長打電話到秘書處:「因要繼續加班,準備些點心。」
拓笠的辦公室由外間辦公室,內間臥室,一間衛生間構成,而且全部房間都有隔音板,裡面發生任何事外面都聽不見。
於是,拓笠進了內間。
一會兒朱芯怡捧了碗快餐麵進來了。
朱芯怡說:「局長,我給您泡了碗方便麵,您快趁熱吃吧!」
拓笠喊:「我在裡面,麻煩妳端進來吧!」她走進內間。
「芯怡,這邊坐坐,陪我說說話。」拓笠一邊說一邊將房門關了起來。
朱芯怡:「噢!」了一聲坐在沙發上。
拓笠走過去坐在朱芯怡旁邊,接過麵吃了起來。
拓笠道:「只要妳好好幹,什麼都沒問題!」
拓笠把吃完的麵碗放在一邊又仔細的端詳起她來,果然是漂亮,心裡暗暗讚歎。只見朱芯怡162CM左右的身高,皮膚白晰,五官端正,眉清目秀,小嘴紅紅的好性感!胸部好大,和老婆那個飛機場真是不能比!拓笠再也受不了了!滿腦子充滿了慾望,就想肏朱芯怡!
拓笠於是右手一把抱住朱芯怡,嘴就勢親了過去,左手也一把抓緊朱芯怡大奶子,一邊親一邊揉了起來。朱芯怡哪裡見過這陣勢,嚇的呆在那裡,任拓笠肆意妄為。好一陣朱芯怡才緩過了。
朱芯怡喊:「局長,求求您!別這樣…」
一邊說邊朱芯怡試圖推開拓笠。但哪裡能推得動拓笠!拓笠也不答話,順手把朱芯怡轉過身來背對拓笠,拓笠一邊親吻著她的脖子,左手隔著衣服很用力的揉搓朱芯怡的雙奶,右手隔著裙子在朱芯怡的陰蒂按著。
「啊…啊…啊…不要…不要啊…啊…求求您了…不能啊!…」朱芯怡喊叫著呻吟著。然後拓笠又把手伸進衣服裡,強行插進朱芯怡的奶罩內,按捏朱芯怡的乳房和乳頭。朱芯怡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污辱。
慘叫著呼救,掙扎中,朱芯怡咬緊牙根,抬起左腿稍稍向後,用盡全力集中在左膝蓋上,再使勁地往拓笠局長的下體部位猛力撞擊,接著利用細長的高跟鞋根,將全身的重量集中猛踩拓笠的腳面,拓笠連連慘叫兩聲,痛得急忙撒手,朱芯怡向門跑去卻無法開啟拓笠已上鎖的房門。
拓笠跪趴在地上,雙手抱著下體,慢慢爬起來痛苦地走到床邊坐下。
朱芯怡大喊:「救命!救命啊!」雙手握拳猛敲房門。
拓笠說:「別叫了,妳就是喊破喉嚨,也沒人聽見。」
朱芯怡看拓笠痛苦坐在床上,暫時應沒危險說:「局長,今天事到此為止,您讓我走,我保證不告您、也絕對不會說出去,而且我還是處女、我希望將我的第一次給我的老公,您不能圖一時之快,破壞我的貞操。可以嗎?」
拓笠局長雙手抱著下體在床上打滾,十分痛苦叫:「可以、可以、當然可以;妳先來幫我瞧瞧看,傷得多嚴重,不行的話,幫我叫救護車來。」
朱芯怡聽到心急隨既跑到床邊,用手掰開拓笠局長的手,想看傷得有多嚴重。卻被拓笠反手抓住、雙腿夾緊身體,往床中央一翻,順勢拿起床前柱手銬,將朱芯怡雙手銬住,又轉身拿起床尾柱手銬將她雙腳銬住(手銬原本玩SM遊戲用,早已固定在床之四支銅柱上)。
朱芯怡這時也不掙扎,靜靜躺在床上,等拓笠忙完轉身回頭看她時。
朱芯怡說:「一時大意,同情你!想幫你,想不到反被卑鄙無恥之徒所害,你最好把我殺死,否則我會告死你,若告你不死我也會親手殺死你,還有你如果真的把我殺了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。色字頭上一把刀。」
拓笠說:「死!死!死?請問一下如妳說的,我現在好像只有(殺死妳)單一選項,難道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嗎?妳是我最愛的偶像,無論如何絕不會傷害妳,請妳指點迷津,一同邁向康莊大道吧。」
朱芯怡說:「好的!大家用理智來對話,講道理可以嗎?」
拓笠答:「當然可以,達成共識後雙方都要遵守執行,OK。」
朱芯怡說:「OK!你至少現在應先放開我吧?」
拓笠說:「談判中!妳有暴力傾向,剛剛還有前科!為了保護受害者,調解當中,萬一又一言不合,再度遭受暴力脅迫,所以暫時還是先委屈妳了。」
朱芯怡說:「不公平!可是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對我施暴呢?」
拓笠說:「妳是我最愛的偶像,無論如何絕不會傷害妳的。」
朱芯怡說:「好啦!知道了!不要再說了!」
拓笠說:「那麼現在開始調解,首先我們應該要譴責暴力,妳剛才是用左腳或右腳的膝蓋來襲擊我。」
朱芯怡答:「應該是左腳。」
拓笠問:「妳踢過足球嗎?」
朱芯怡說:「當然踢過。」
拓笠問:「那開球時用哪一隻腳?」
朱芯怡答:「左腳;因為我是左撇子,用左腳比較有力控球又準。」
拓笠問:「好的!瞭解!那妳瞄準目標是何處?」
朱芯怡笑笑說:「你的下面。」
拓笠說:「下面範圍很大,具體瞄準目標是哪個點?」
朱芯怡說:「就是那個嘛!」
拓笠問:「到底是哪個?」
朱芯怡答:「小弟弟啦!」
拓笠問:「小弟弟是指男生殖器嗎?」
朱芯怡答:「對啦!」
拓笠問:「妳怎麼會選擇攻擊那個點呢?」
朱芯怡答:「基本常識,因為那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嘛。」
拓笠問:「妳是否知道睪丸的功能為何?」
朱芯怡答:「好像是製造、存放精子的。」
拓笠說:「妳身為粉絲們(FANS)的偶像,因為愛慕者一時情不自禁抱妳,而妳卻用妳強有力的黃金左腳瞄準其生殖器使勁重擊,意圖讓他絕子絕孫,對嗎?」
朱芯怡說:「不是這樣,是因為你要強姦我,我才踢你的。」
拓笠說:「粉絲面對自己的偶像,情不自禁抱一抱,跟強姦差太多了吧!我看妳是以小人之心來度君子之腹。」
朱芯怡說:「我記得你侵犯到我胸部,我才會認為你想破壞我的貞操。」
拓笠說:「擁抱時原本都會碰觸到胸部,這樣就認為想破壞妳的貞操,妳一定有被害妄想症吧!」
朱芯怡說:「我才沒有什麼被害妄想症呢!可能是太緊張了,而且又沒踢到。」
拓笠說:「真踢中;我就絕子絕孫了,妳好狠啊!那我也可以不破壞貞操為原則,好好來欣賞妳嗎?」
朱芯怡說:「真的嗎?只要你能保證不破壞我的貞操!其它的我保證都可以依你。」
拓笠說:「好!來打勾勾!」
朱芯怡說:「打勾勾。」
拓笠問:「但是如果是妳拜託我、那我可以嗎?」
朱芯怡說:「通通不可以,還有你最好遵守承諾,否則。我一樣會殺了你?」
拓笠說:「知道了!一言為定。」
朱芯怡說:「一言為定。」
拓笠問:「不破壞妳的貞操為原則,應等於保持妳處女膜的完整,對嗎?」
朱芯怡答:「當然。」
拓笠用深情的眼神看躺在床上的朱芯怡,兩人四眼交會約一分鐘,朱芯怡迴避拓笠的眼光,拓笠道:「芯怡!妳真漂亮是上帝的傑作,我目前和我妻子分居,不久之後就能訴請離婚,我現在要好好的、來欣賞我的偶像。妳願意嫁給我嗎?」隨即開始動手脫朱芯怡的衣服。
朱芯怡大叫:「你要幹什麼?」
拓笠說:「欣賞我的偶像,別忘我倆共同的承諾!」
朱芯怡說:「知道了!但你要注意不可逾越紅線。」
對朱芯怡來說,被別人脫光看身體實在無法接受,可是目前只好逆來順受。將頭轉向另外一邊,緊閉雙眼,眼不見為淨。
拓笠脫下朱芯怡的鞋子跟襪子,在她的腳上輕捏,腳趾頭一根一根的去捏,直到朱芯怡受不了要縮起腳來,拓笠當然不會就此罷手,拓笠更大膽的去親吻她的腳趾頭,然後來舔她的腳趾頭,一根一根的放進嘴裡含著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哈哈……好癢……停啦……我快受不了啦!」朱芯怡馬上禁聲,她知道現在發出聲音,男人聽了會如吃了春藥一樣,引出其獸性,一發不可收拾,反倒使自己更陷入險境。
本來想裝睡的朱芯怡被拓笠舔得快岔了氣,全身酥痲的癱在床上。拓笠邊舔趾頭邊從裙襬看進去,內褲若隱若現的非常刺激,拓笠舔她的小腿肚,然後再舔到膝蓋窩,一路舔到大腿根部才停下。
朱芯怡的內褲底部看得見有陰毛的陰影,陰戶的外型若有若無貼在內褲底部,對準目標,伸手指頭進去探朱芯怡的褲底,微微的感到濕潤的樣子。拓笠看著她臉上迷人的模樣,臉頰泛著潮紅,欲語還休的表情,自己也慾火攻心,無法克制想佔有朱芯怡的情慾,緊緊抱著她的頭,對著她櫻桃般的小嘴,不禁把嘴堵上。
拓笠用舌頭撬開朱芯怡緊閉的牙齒,將舌頭伸進她的口腔遊走,吸吮她的津汁,她原本還在內心掙扎抵抗的,被吻得放棄了抵抗,也熱情地用舌頭回應,雙舌就在彼此間的口腔中間相互交纏。
經過長時間的深吻,拓笠很不容易地離開朱芯怡的嘴,沿著臉頰往下親吻,一會含著耳垂,一會舔她的嫩脖子。拓笠為了要挑逗朱芯怡的情慾,轉攻她的胸部,幫她解開胸前的扣子,雙手在白色的奶罩上面按壓許久,才將奶罩推到上面,露出她雪白的肉球。乳房的外型像個小木瓜一樣,雙峰上面兩粒小巧玲瓏的粉紅葡萄,紅得驕豔欲滴,玲瓏剔透,朱芯怡乳房雖大,但是顏色白皙得連血管都看得見。
「喔……真是美呆了,從沒見過這麼美麗的奶子,真是世間少有喔!」拓笠看到朱芯怡赤裸裸的胴體,只有撫摸她的身體,欣賞她誘人的皮膚。